您当前的位置:张家口长安网 >> 读书文摘

埋在春天里

来源: 河北长安网 2015-03-30 16:06:50
【字号: | | 【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  第一次见樱花,是在广南的永安路,那日,满眼粉色的花瓣,淡淡的香气,沁人心脾。花,正与彩色的蝶儿们一起,舞动青春,就那么不经意地,撞入我的心扉。

  几天后,又在泰和酒家的门前与其相遇,天已黑,微弱的灯光下,她仍安静地站着,身披淡雅。树下,两三个孩子正兴致勃勃地玩着什么,向孩子们靠近时,却突然发现孩子们玩的不是其他,而是铺在地上的花团,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,似乎唯美的东西被人损坏。

  不是“花谢花飞飞满天”吗?印象中总是花谢在前,花飞在后,可是看到这满地的花团,就不由得猜想:是调皮孩子摘下的吗?还是被酒家挂在树上点燃的炮仗炸伤的?想着那么多柔弱的花团,突然离开母体纷纷坠地,那该是怎样的痛啊。

  “呵呵,呵呵……”孩子的笑声震颤了夜的花瓣,我打住如雪花般疯狂翻飞的思绪,努力看清对面孩子的小小身影。他低着头,正捧起簇拥的花瓣,放到身后的黄鸭玩具车上,小小的车上,盛了好多花儿。我走过去,轻轻捡拾起躺在地上的花递给孩子,想要对花以及花样的孩子做点什么,算不枉和樱花相遇一场。孩子的母亲突然从屋里跑出来,脸上的表情似要警告我,这孩子可是有主的,别打主意。尴尬瞬间爬上心头,甚至有点后悔刚才草率的举动,但细细想来,也不能怪这年轻的母亲。我一下释然,冲孩子的母亲善意地笑了笑,边笑边捧着手里的樱花对她说:“这花好漂亮呀!”她看看我手里的花又望望树说:“是呀,就可惜掉得太快了。”“什么?掉得快,是它自己掉的吗?”我压抑着心中的惊喜问道,她淡淡地说:“是呀,风一大,它就掉。”她的话音犹如一根暗夜中的火柴,一下子就划亮了我刚才心底的黑暗。我哑然失笑,暗想,谁写的,“花谢花飞飞满天”,这么多年,一直让我误以为樱花随风而飞的只有花瓣,而不是花团,害得我刚才兀自在那儿伤悲半天。

  明了原委,心情也就不一样,我和孩子忙碌起来,将地上的花团拾到车上,孩子很兴奋,想必在他的人生中,还是第一次有大人陪他玩花吧。我夸他的聪明,他妈妈笑笑说道:“他哪里聪明,一个小男孩,整天就知道玩花。”我一愣,便走神了,想着他的妈妈,也应该知道黛玉葬花的故事吧。

  不知不觉,花堆满了小黄鸭玩具车,连小黄鸭头上都是,孩子站起身,使劲推着车,大步地往前走,车轮子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,我很好奇,忍不住问他,要将花埋到哪里去?他头也不回地告诉我:埋在春天里。

  是呀,黛玉葬花,埋的是刻骨铭心的爱情,而孩子呢,埋的是希望,春天的希望……再抬头,远处孩子的身影越来越大,甚至穿着古装红袍,细看,却是宝玉,再细看,没了身影。

  “宝玉来了,陪黛玉葬花来了。”我喃喃念叨,有些失魂落魄。“花谢花飞飞满天……”熟悉的《葬花吟》自我身后响起,细听之下,却是那樱花树发出的声音。此时,她站在夜风中,正深情地看着孩子远去的方向,循着灯光,又有花团在《葬花吟》的节奏中飘落……

关键词:孩子,樱花,希望,春天,母亲

分享到:
打印 收藏本页
责任编辑:郭洪杰

相关新闻

主管单位:中共张家口市委政法委员会    张家口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    张家口市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
备案序号:冀ICP备17035278号    技术支持:长城网 张家口村网